美国人口贩运罪行史话
2021-08-20 20:10

新华社北京8月19日电 美国国务院日前公布所谓年度“贩运人口报告”,对其他国家横加指责、污蔑抹黑,对自身严重问题则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并且把自己列为全球“表现最好”的国家之一,让世界再次见证了这个“双标大国”贼喊捉贼的套路。

事实上,靠着长期血腥残暴贩奴勾当起家的美国,至今依然未改其“黑暗传统”,多年来继续放纵贩运人口这一“最肮脏的犯罪行为”。大量案例、数据、控诉告诉世人,美国是强迫劳动、奴役受害者的来源国、中转国和目的地国,堪称罪恶昭彰的人口贩子和反人类罪犯。

血腥贩奴历史

【述说】:

——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长距离强迫人口流动。1619年,第一批有记录的非洲黑人被运抵北美詹姆斯敦,开启了黑人在这片“新大陆”惨遭奴役的血泪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奴隶制在北美各殖民地普遍存在。关于非洲奴隶上岸后的遭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网站文章这样描述:“男女被分开,赤身裸体,紧紧地捆在一起……还有大量儿童。”黑奴自幼便被迫劳动,成年后更是会在严苛的环境下从事高强度劳动,甚至遭受奴隶主的残暴虐待,毫无人权可言。

——美国1776年独立时蓄奴是合法的,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等不少开国元勋都是奴隶主。《独立宣言》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但享有这一所谓“平等权利”的人并不包括奴隶和非洲裔美国人。美国最早的宪法也默许了黑奴的存在。直到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美国才颁布宪法第13修正案,宣布废除奴隶制。但此后近一个世纪,美国南部多州又颁布了一系列对黑人实行种族隔离或其他歧视性政策的法律,即“吉姆·克罗法”。这些法律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期间才相继被废除。

——在美国贩卖黑奴历史上,“克洛蒂尔达”号帆船有着标志性意义,这艘船被认为是有记载的美国最后一艘奴隶船。美国自1808年开始禁止从非洲运送奴隶,但蓬勃发展的棉花产业对奴隶劳工需求巨大,因此美国一些种植园主无视法律继续从非洲贩运奴隶。根据美国《史密森学会杂志》网站报道,1860年7月,“克洛蒂尔达”号载着100多名“被捕获的非洲人”趁夜色潜入莫比尔湾,然后沿莫比尔河逆流而上,把奴隶交给当地一些奴隶主。船长威廉·福斯特随后下令将船驶到上游,将其烧掉并沉入河中,以销毁犯罪证据。近年来对该船只残骸的调查显示,黑人奴隶在长达6周的航行中几乎只能一直挤在无法正常站立的低矮货舱里,受到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数说】:

1250万——据“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数据库”统计,在奴隶贸易史上,1514年至1866年间至少有3.6万个“贩奴远征队”,累计有超过1250万非洲人被贩运到“新大陆”,这还不包括旅途中死去的许多人。

395万——德国斯塔蒂斯塔调查公司数据显示,1790年,美国有近70万名黑人奴隶。1860年,美国有超过395万名黑人奴隶,而全美自由的非洲裔美国人仅有不到49万人。这意味着,当时的非洲裔美国人近九成是奴隶。

600——美国历史学者亨利·温采克在《山之主:托马斯·杰斐逊和他的奴隶们》一书中披露,《独立宣言》起草者、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一生拥有过600多名奴隶,在他位于弗吉尼亚州的蒙蒂塞洛庄园,无论何时都至少有约100名奴隶。

80%——根据美国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故居官网“詹姆斯·麦迪逊的蒙彼利埃”数据,奴隶制经济曾是驱动美国经济的主要引擎。奴隶制经济并不只局限于南方,甚至那些拥有较少奴隶人口的州也从奴隶劳动中获利。从弗吉尼亚的烟草种植到罗得岛的造船业,都与奴隶制经济相关。1850年,美国80%的出口产品都是由奴隶生产的。

【诉说】:

——2019年是第一批有记录的非洲黑人被运抵北美400周年,美国《纽约时报杂志》当时曾评价说,1619年的这一事件是美国历史的开端,美国的繁荣是建立在黑人劳动力被榨取的基础上,“一代又一代黑人在美国历史上扮演了重要但被忽视的角色”,而他们却过着极其悲惨的生活。

——美国史密森学会秘书长朗尼·邦奇说,“克洛蒂尔达”号的故事表明,奴隶贸易直到美国内战初期仍是多么普遍的现象。

——美国史密森学会非洲裔美国人历史与文化国家博物馆专家玛丽·艾略特说:“今天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1921年的塔尔萨大屠杀,有些人说它从未发生过。现在,因为有了考古学、档案研究以及族群的集体记忆,这些历史事实再也无法被反驳。”

非法贩运牟利

【述说】:

——2014年,危地马拉蛇头阿罗尔多·卡斯蒂略告诉阿尔贝托一家,只需缴纳1.5万美元,他们的孩子就可以到美国学习、工作,过上好日子。当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没关系,到美国有了钱再还也不迟。然而,这些怀揣“美国梦”的危地马拉人,到美国后不久便被卖到农场里,像奴隶一样被压榨。

——2017年7月,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一辆厢式货车被发现塞进了近40人,其中9人被活活闷死,其他人则处于脱水和中暑状态,多人情况危急。该市警察局长威廉·麦克马纳斯坦言,这是一起“可怕的人口贩卖案件”,而此类事件时有发生。

——在美国的人口贩运案件中,女性占据相当大比例,其中许多是“性贩运”受害者,最终沦为色情行业的牺牲品。据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2019年12月报道,希尔顿等12家美国大型连锁酒店被指控,对于女性沦为性奴的犯罪活动视若无睹,甚至为此提供便利以从中牟利。

【数说】:

1.15万——2004年美国国务院曾公开承认,每年被贩卖至美国的人口在1.45万至1.75万左右。据美国非营利组织“北极星计划”披露,2015年美国“全国人口贩运热线”共处理5700多起人口贩卖案件,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达到1.15万起,比2015年翻了一番。

98%——美国人口贩运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联邦人口贩运报告》显示,2000年至2020年美国有案可查的“性贩运”案件中,有30%的受害者是在互联网上被诱骗。报告显示,98%的人口贩运案件涉及女性受害者,其中91%的人来自美国。

1.5万至5万——美国反人口贩卖组织“递送基金会”2020年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每年有1.5万至5万名妇女和儿童被迫成为性奴。

【诉说】:

——美国国务院监测和打击人口贩运活动办公室前负责人刘易斯·德巴卡说:“这不是某一个烂苹果需要处理的问题,而是整筐苹果都有问题。多年来,美国酒店业明知道‘性贩运’——特别是儿童‘性贩运’活动在其经营场所发生,但却没有加以制止。”

——美国反人口贩运研究会共同创始人杰夫·罗杰斯说:“美国是世界第一的性消费国,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推升了需求……这些人贩子就用供给来填补这一需求。但美国的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用我们自己的孩子来填补。”

虐待非法移民

【述说】:

——今年3月,来自洪都拉斯的埃尔默·马尔多纳多带着1岁的儿子在穿越墨西哥与美国南部得克萨斯州之间的边境时,被美国移民部门拘留。这对父子起初只能瑟瑟发抖地睡在户外,之后被转移至拥挤的拘留中心,在那里等待命运的安排。这是成千上万非法移民在美国悲惨遭遇的一个缩影。据美国媒体报道,很多没有父母陪伴的非法移民儿童会被送到联邦收容所,那里人满为患、条件恶劣。美国Axios新闻网站曝光的一组来自美墨边境临时拘留中心的照片显示,孩子们被用塑料板分隔开,身上盖着铝箔制应急毯,拥挤地躺在地垫上,景象触目惊心。

——在拘留过程中,女性也常遭受残酷对待。2020年下半年,数十名来自拉美和加勒比海国家的女性移民向美国佐治亚州法院提起集体诉讼,指控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拘留中心的医生在没有征得她们同意的情况下,为她们进行了不必要的妇科手术,甚至强行摘除子宫,对其身心健康造成严重损害。

——新冠疫情发生后,由于许多拘留中心防疫条件通常较差,导致被拘留者很容易被感染。2020年7月,在被送入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三个月后,38岁的危地马拉人埃拉尔多·马伦布雷斯感染了新冠病毒。“高烧、全身疼痛、吃什么吐什么、没有味觉。我感觉糟透了,就像是在慢性自杀。”马伦布雷斯回忆道。经过一段时间治疗,他才逐渐康复。而57岁的萨尔瓦多人卡洛斯·埃斯科瓦尔则没有那么幸运,他在美国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待了4个月,最终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数说】:

85万——美国政府暴力对待非法移民,对他们大规模实施骨肉分离政策,明显违反国际人权法及人道主义精神。2019年,共有约85万名非法移民在美国南部边境地区遭到逮捕,他们大多遭受粗暴对待,人权遭到肆意践踏。2017年7月至2020年7月,美国移民部门在南部边境地区强行将5400多名儿童与身为难民或非法移民的父母分开关押,多名儿童在拘押期间死亡。

2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20年9月报道,2020财年共有21人在美国非法移民拘留所中死亡,是2019财年死亡人数的2倍多,创下2005年以来的最高值。

100天——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2020年10月报道,大量非法移民儿童长期被羁押。数据显示,近几年曾被美国政府拘留的26.6万名非法移民儿童中,有逾2.5万人被拘留超过100天,近1000人在收容所中度过了一年多时间,有的甚至被拘留超过5年。

【诉说】:

——美国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2019年通过社交媒体披露:美国边防巡逻站把移民“当作动物对待”,构成“系统性虐待”。她亲眼目睹,遭关押的女性没有水喝,管理人员让她们“喝马桶里的水”。她写道:“我挤进一间关押女性的监室,开始与她们攀谈,其中一人把边防人员对待她们的方式称作‘心理战’……不只是孩子,人人如此。人们喝马桶里的水,而边防人员在国会议员面前大笑。”

——据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网站2019年7月报道,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对美国拘留中心脏乱拥挤、缺医少食的恶劣条件深感震惊,指出那里关押的儿童可能受到国际法所禁止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对待。

强迫劳动普遍

【述说】:

——美国沃克斯网站2015年一篇文章这样举例:墨西哥或菲律宾的一个人,发现只要支付数千美元,就可以得到在美国的一份护士工作和绿卡。而当她“移民”到美国后,才发现这些是谎言,自己得到的不是绿卡,而是限制性的临时工作签证。她不能当护士,只能做家庭佣人,她的护照等证件都被锁起来了,不能出门,食宿开支从工资中扣除……文章说,这类事件在美国十分普遍,但没人确切知道有多少受害者。研究人员估计,仅在农业领域就有成千上万人被强迫劳动,其他行业强迫劳动的情况也很普遍,包括家政、建筑、餐饮和酒店行业。受害者可能来自世界各地,有些人甚至拥有硕士、博士学位。

——根据美国城市研究所和美国东北大学2014年一份研究报告,美国执法部门常常不帮助被强迫劳动的受害者,有时甚至站在人贩子一边。例如,在一起案件中,一名农场主向一名试图逃跑的被强迫劳动的农场工人开枪,而当警察到来后,却以非法移民的罪名逮捕了这名农场工人。通常,受害者没有能力起诉人贩子,大多数律师也不愿花时间去帮助他们,导致他们经常得不到报酬或虐待赔偿。

——美国《华盛顿邮报》2007年报道说,曾在美国驻伊拉克新使馆建设工地工作过的美国人罗里·梅伯里证实,承包商曾要求他带领51名菲律宾工人经科威特转机前往巴格达,但这些人的机票却显示,目的地是阿联酋迪拜。梅伯里说,公司经理要求他不要告诉工人他们的真正目的地是巴格达,公司还没收了工人的护照。负责调查此事的美国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亨利·韦克斯曼说:“主要承包商涉嫌在使馆建设项目中强制用工,违反了反人口贩卖法,并向伊拉克和全世界传递了美国在尊重人权方面的错误信息。”五角大楼当时也承认,在伊拉克的美国项目承包商中存在比较普遍的强迫劳动问题。

【数说】:

50万——美国的“合法奴隶制”结束于1865年,但强迫劳动的问题一直延续至今。据一些行业协会统计,美国至今仍有约50万名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孩子从8岁起开始工作,每周工作长达72小时,童工死亡案件屡有发生。

10万——过去5年,每年被贩卖至美国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卖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

71%——美国城市研究所和美国东北大学2014年一份报告显示,71%的强迫劳动受害者在到达美国时拥有合法签证,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当家庭佣人,这是最常见的一种工作。这些外籍佣人通常与雇主居住在一起,这意味着他们容易被雇主完全控制,甚至与外部世界隔绝。

【诉说】:

——美国丹佛大学学者克丽西·巴克利说,美国强迫劳动现象之所以难以禁绝,一方面是因为利润丰厚,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立法不力和执法效率低下,作恶者被起诉的风险很小。强迫劳动问题最普遍的领域是家政、农业、工业、色情业等,其对廉价劳动力有很高需求,并且美国法律很少要求或者不要求对这些领域的工作条件进行监管。

——“反奴役国际”组织将农场工人描述为“美国经济中收入最低、受剥削最严重的工人”。这些人缺乏其他美国工人享有的权利,他们经常在没有医疗保险、病假、养老金或工作保障的情况下工作,而这正是“导致美国田地里强迫劳动的肥沃土壤”。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教授劳蕾尔·弗莱彻表示:“公众普遍认为美国早就解决了现代奴隶制这一问题,但实际上,现代奴隶制依然存在,而且很普遍。它只不过是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

肆意抓捕关押

【述说】:

——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任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随后,美国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涉嫌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参与了2003年印度尼西亚一起与阿尔斯通有关的腐败案。高达125年监禁的威胁、天价律师费、高额保释金、与死刑犯和重刑犯关押在一起……美国司法部门利用各种极限施压手段,以逼迫其认罪。皮耶鲁齐说,美方的目的是“以此向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传递一个明确信号:如果你继续不配合,你将是下一个进监狱的人”。最终,皮耶鲁齐在美国被监禁超过25个月,其中14个月被关在高度警戒的监狱里。阿尔斯通公司在美国压力下将其解雇,并被美国处以7.72亿美元罚款,其电力业务等也被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

——半岛电视台网站今年5月报道,白宫决定释放3名在古巴关塔那摩美军监狱关押了近20年的囚徒。他们在2001年至2003年间被捕并被转移到关塔那摩监狱,但却没有受到任何指控。这其中包括现年73岁的巴基斯坦人赛义夫拉·帕拉查,他是被拘押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美国南方司令部今年4月初在一份声明中说,关塔那摩监狱保密程度最高的“7号监仓”中的囚犯已被“安全转移到了5号监仓”,但军方没有透露转移发生的时间,以及有多少囚徒被转移。美联社报道说,“7号监仓”于2006年12月启用,曾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用于秘密拘押和刑讯审问。2017年,“7号监仓”一名囚徒披露,被关押在那里的人每天都遭到心理折磨。

【数说】:

140亿——美国肆意抓捕像皮耶鲁齐这样的外国公司高管显然是出于经济目的。皮耶鲁齐2019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美国司法部经常利用《反海外腐败法》打击欧洲公司,根据此法缴纳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29家企业中,有15家是欧洲企业,而美国企业只有6家。自2010年以来,仅法国公司因违反美国域外法就向美国政府支付了近140亿美元罚款。

800人——关塔那摩监狱于2002年启用,起初是用来关押“基地”组织成员和“9·11”事件肇事者的同谋,但此后许多被美国秘密抓捕或从别处转移来的囚徒在未被起诉的情况下被长期关押在这里,并遭受虐待。美国民权联盟的数据显示,累计已有将近800人被拘留在此,如今仍被拘押的还有约40人。该监狱至今都是华盛顿在人权问题上一个难以抹去的污点。

【诉说】:

——皮耶鲁齐在2019年出版的《美国陷阱》一书中说,所谓阿尔斯通腐败案“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敲诈”。该事件向人们昭示,美国如何滥用国内法律,将其作为经济武器,对其他国家发起“隐秘的经济战争”。根据美国在1998年修订的《反海外腐败法》,美国政府几乎“可以随意逮捕任何一名外国企业员工,甚至将其投入监狱,判处重刑”。

——多位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年2月表示,关塔那摩美军监狱许多被拘押者现在年事已高,由于遭受“无休止地剥夺自由和相关的身心折磨及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损害。“现在至关重要的是,那些遭受任意拘留、酷刑和被剥夺国际法规定的基本权利——包括获得公平审判的权利——的人必须得到充分的补救和赔偿。”

贩运人口、强迫劳动、奴役虐待是反人类的现代奴隶制,是当代世界的一场瘟疫。而在这其中,美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究其本身,这些恶行原本就是美国的原罪。而美国的原罪远远不止这些。那些在白人至上主义的重压下不能自由呼吸的“弗洛伊德们”,那些生活在种族仇恨犯罪阴影下的少数族裔,那些遭受残暴对待、处境悲惨的难民移民,那些被美军打着反恐旗号非法杀戮、残忍虐待的外国平民,无时无刻不在控诉着美国的种种反人类罪行。

在人类正义和良知面前,在事实和真相面前,甩锅推责、转移视线没有出路,只会撞得头破血流。对美方而言,反躬自省、悬崖勒马,切实正视并解决好自身问题,才是人间正道。

策划:班玮 倪四义 陈贽 颜亮

监制:冯武勇 李志昂 尚军 徐海静 闫珺岩

统筹:韩墨 杨定都 林小春

记者:柳丝 于荣

参与记者:刘健 宋盈

海报:喻翩一 潘红宇 穆问春

编辑:赵卓昀 刘赞 金正 马则刚 张大成 周晓华

新华社国际部制作

新华社国际传播融合平台出品

相关文章